羊城晚报:他曾振臂一呼 领衔“八老上书”

时间:  2019年01月11日 09:27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点击:[]

2004年,丁磊拜师国医大师邓铁涛 羊城晚报记者 陈秋明 摄

文/羊城晚报记者 丰西西 通讯员 方宁 张秋霞

1月10日早晨6时6分,我国现代著名中医学家、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逝世,这位终身为我国中医学术事业奔走、奋斗的老人离开了,让整个中医界为之哀悼。

1937年,20岁的邓铁涛从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毕业,历经大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,我国中医事业发展迅猛,却少不了他的力量。神手挽狂涛,无数濒临死亡的生命被他唤醒,成千上万的学子被他的精神和医术感召,投身民族医药事业……

“一代名医流芳百世,一代名师硕德难量。邓老精神永存,中医学术生生不息。”邓铁涛教授学术经验代表性传承人邱仕君教授写下了这段文字,代表着所有敬邓老、爱邓老的中医人的心声。

一生为中医奔走疾呼

邓铁涛经历了中医事业的坎坷曲折。一直以来,他始终考虑着“中医出路何在”这样一个大问题,一直为中医学的继承与发展呕心沥血,奔走呐喊。可以说,邓老的中国梦,就是他的中医梦。

邓老的中医梦,始于父亲。邓老的父亲叫邓梦觉,其名之意为: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。”邓梦觉毕生业医,邓铁涛自幼受其熏陶。他说:“我的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常常启发我。我自小听父亲的教导,学会了做各种各样的梦。”1932年,邓老中学未毕业便考入了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,“那个时候就是我中医梦的开始”。没想到,这个中医梦,一开始就是一辈子,从未改变。

上世纪80年代,一些人不重视中医,缺乏自信,重视进口药,甚至中成药也要用日本产的。中医历尽挫折,生存艰难,发展更无从说起。

邓铁涛一直在跟中医萎缩的趋势做着抗争。眼见中医事业日渐衰落,邓铁涛感到很痛心,内心十分着急,他常常辗转反侧、夜不能眠。邓铁涛暗下决心,要在自己有生之年,尽己所能跟中医不断萎缩的趋势作斗争,让中医发扬光大。

1990年,国家进行机构改革,邓铁涛听说中医药管理局要被精简,他立即牵头我国各地名老中医再次上书中央,这就是在中医药界著名的“八老上书”(邓铁涛、方药中、何任、陆志正、焦树德、张琪、步玉如、任继学)。

他们提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不能撤销,其职权范围和经费不能减少,另外还建议各个省都设立中医药管理局。1个月后信访局回信,同意“八老”的意见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得以保留。

2000年,全国中医传承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局,他振臂一呼,带头示范,号召全国名中医来广东带徒,传承中医薪火。至如今,全国各地名中医仍在持续着来岭南带徒的传统。

带领中医人不断向前

邓老是医生,也是老师。邓铁涛治学,博而不失其精,实而不失其高,近而不失其远。他既重视理论又着力于临床,他从脾胃论治,挑战重症肌无力等疑难杂症,益气除痰治冠心病,提出五脏相关学说。

邓铁涛运用脾胃学说治愈许多疑难病症。他以脾胃学说为指导,主持“重症肌无力的临床和实验研究”的国家“七五”攻关项目,1990年通过国家技术鉴定,提出重症肌无力的主要病机为“脾胃虚损,五脏相关”,治疗上应以补脾益损为主,拟定强肌健力饮(胶囊)为治疗重症肌无力的主方;初步揭示了重症肌无力的中医辨证论治规律,该成果获1991年度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一等奖,1992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重症肌无力临床研究获奖后,邓铁涛又继续深入研究重症肌无力危象的救治。中医参与抢救重症肌无力危象,中药剂型的改革是关键。邓铁涛从1994年研制强肌健力口服液制剂,解决给药途径、容量、通道等临床难题,从而提高疗效。

从普通中医成长为国医大师,邓老的一生被世人瞩目。数十年来,他带领着无数中医人不断向前,邓老有多少学生,可能连他自己也忘记,“学我者,必超我”,这是他对所有学生的期望。

邓老曾写有一篇题为《万里云天万里路》的自传体文章,文内由衷之言,给人鼓舞和启发,“中医学的前途有如万里云天,远大光明,彷徨了几十年的中医可说已走在大路上。我们的责任,任重而道远,就看现代中医、西学中和有志于研究中医的其他科学家们的努力了”,这是这位世纪老人永远的期望。

链接:http://ep.ycwb.com/epaper/ycwb/html/2019-01/10/content_4324.htm#article


来源:羊城晚报

撰稿人:丰西西

上一条:信息时报:国医大师邓铁涛逝世享年104岁 下一条:羊城晚报:杏林感遗泽 金匮济苍生

关闭